新闻

专访曾沛:抄袭容易被揭发 尊重原创尊重读者

我国文坛近年来爆出多起抄袭事件,其中最受瞩目马华诗人陈强华被台湾诗人鸿鸿揭露其作品涉抄袭他在內的多名作家的作品。 

广大读者在近期发生文坛抄袭事件后,对于版权概念开始有所提高,新任马来西亚作家协会主席曾沛(原名拿督曾玉英)在接受《东方日报》专访时直言,在这网络时代,抄袭是轻而易举又难以杜绝的,但是被揭发也是很容易的。

她笑言,在这种情况下还胆敢抄袭,抄袭者还真是拥有莫大「勇气」。

「抄袭者这样做,几乎就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就因为抄了一两篇,破坏自己清誉,值得吗?如果他是惯犯,文抄公,投稿到副刊,他们敢用吗?」

创新带来惊喜

她表示,创作人都应该尊重原创,因为只有创新才能为读者带来惊喜,当作品能够引起读者共鸣,而作品確实是出自自己的手笔,作者才会感受到那种非笔墨能形容的满足感。

「我国作者不能像外国那样光靠写作养活自己,我们写作难道不是为了兴趣和时代社会使命感?如果把別人的精神结晶占为己有,那写作有什么意思?难道要自己抄,自己爽吗?」

询及作协对抄袭事件的立场,曾沛表示,其实作协会员每个人立场未必相同,而且作协並非法庭,「事情不是我们说了算。如果我说你不该抄袭,但难道我有权力能惩罚你?」

应由读者来揭发

在作协7月改选后接下主席职的曾沛指出,抄袭事件的监管,应交由广大读者来揭发。

「这些事情,是应引以为鑑的。有抄袭的要引以为鑑,没抄袭要严以律己。」

询及该如何防止本身作品被人抄袭,她表示,最好的方法就是確保作品广传,只要將写出来的作品尽量曝光,读者看到他人抄袭自然会通知原作者。

抄少少也是抄

谈到抄袭也有一些时改动句子、只抄几段、偷取桥段、章法等,曾沛表示,创作者都喜欢美好的东西,就像过去作文训练那样,很多人会把美、好的句子抄起来学习;惟他们必须很清楚那不是属于自己的东西。

她认为,抄袭少少部分再以「那是模仿,不是抄袭」的说法开脱,只能说手法太聪明且太技巧。「如果抄袭者认为能过得了自己那关,那就过吧。」

她以亲身经歷为例指出,她曾写过一篇微型小说《攫匪》,后来自己改编成短剧,由于很受欢迎,多个组织都在沿用,没有提及原创。

「后来我突发奇想,假设有写作人看了很感动,把短剧又写成微型小说,桥段和题材都雷同,这是不是抄袭呢?我后来又写了篇微型小说《原创》,安排两位作者见面,讲明理由,让读者去想。」

她直言,「其实谁才是原创,不必道破已经有了答案。」

適当宣传有必要 曾沛:年轻作家积极配合

大马华文创作圈里,市场上叱吒风云的几乎都是年轻作者,许多资深马华文坛写作人似乎面对「与市场不接轨」困境。

作协主席曾沛对此表示,若要在市场上取得亮眼成绩,適当的宣传及「炒作」其实是必要的,而一些资深作家在这方面的配合意愿往往较低。

「我认为作家其实应该演讲,我曾经上第五台的下午茶节目,效果不错。我后来为主持人提供长长的其他作者名单,但电台打了无数通电话,但大家都不去。」

她直言,年轻马华作家可能在这方面很愿意配合,甚至有些作家如林宛莹,就是会亲自打电话到学校说愿意到校演讲,但比较资深的作家却可能不愿意。

「这是习惯的问题,有些会认为,我的作品不在乎见人。出版社愿意,我可以出书,但若你没有来邀稿,我就不会投稿。」

曾沛表示,前辈作家许多是自费出版作品,作者本人必须负责行销,若作者和出版社合作出版,由出版社负责宣传活动与发行就会好很多,若有出版社愿意为作者出版及上架,情况会更好。

惟她也认为,大马作品的舞台並不侷限于国內。

「虽然目前兴盛的是儿童文学或轻小说,但严肃文学仍有其价值及市场。例如李忆莙的中长篇作品都在国外发表,后来出版《遗萝之北》,才从国外红回大马。」

欢迎加入作协

另外,询及作协是否吸引不到年轻作家加入作协,曾沛指出,作协近年来亦招揽许多年轻作家,部分没有加入或许是因为没有接触而不了解,或是害怕活动会影响创作时间,或纯粹是拥有多重身分,不一定將自己定义成「作家」。

她指出,过去海鸥文学奖接触到的作者,作协也会主动招揽,年长者及年轻人之间没有代沟。

「我们没有抗拒任何人进来,只是我们也没有特別接触,只讲机缘。」

无论如何,她也受访时向广大作者发出邀请,作协欢迎大家踊跃加入这个组织。

马华文学保持水准

作协主席曾沛表示,马华文学向来维持一定的水准,是中国与台湾以外最强的一支队伍,也不曾有断层,因此她不认同马华文学水准每况愈下的说法。

她认为,马华文学在每个时代都会出现好作品,年轻作者也很有机会得奖,资深作者则也有马华文学奖,此外也有我国马华作家在国外获奖的案例。

「马华文学节表演动地吟的,有半数是我们的理事,我们也受到中国等外国来宾的肯定。会馆也在办各项文学比赛,例如南大校友会办微型小说比赛,散文奖则是嘉应会馆等。」

马华文学走进校园

此外,曾沛也提到,若我国中文报章能比照乐评以及影评那样,刊登更多关于本地作品的书评,相信能更有效地引起读者兴趣,进而帮助马华文学的兴盛。

她表示,作协其实现在透过大专院校校园及研討会开始培养马华文学的市场,尤其现在多名作协理事刚好都是大学讲师,能够透过他们让更多学生接触马华文学。

她说,作协在培养市场胃纳量这方面已著手努力,包括上届马华文学节起增设「阅读马华文学读书报告奖」,作协海鸥文学奖也社有马华文学评论奖等。

此外,作协也落力推动將过去的马华文学作品转成电子书的努力,这將利及有意研究马华文学的人们。

谈到马华文学要如何可进入国家文学主流时,曾沛指出,除非国家语言政策开放,否则马华文学依然很难进入国家文学主流。单方面的努力並不容易,况且我国的情况还面对语言的隔阂。

她也分享说,自己的小说作品曾被翻译成马来文,市场反应还不错。该作品是由译创会成为中介人,並由语文局出版。

至于是否会鼓励作协其他会员將作品翻成马来文「试水温」,她则说这还须端视译创会的努力。

「只是翻译不容易,味道容易流失。我们还要多多努力。」

东方日报 林蕙颖 报导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